泰好博国际|泰好博官网首页
地址:
电话:
传真:
电子邮件:
从玩弹弓到竞技弹弓 资深“弓友”玩弹弓玩进了
来源:未知 日期:2019-12-26 18:54

  弹弓,是不少人的儿时回忆——一个树杈,拴上皮筋和布兜,装上石子,就成了不少人小时候爱不释手的玩具。

  近日,在上海嘉定举办的一场弹弓竞技比赛引起了众多市民的关注和好奇,比赛的名头很响,叫“上海国际弹弓邀请赛暨CSCC弹弓俱乐部冠军联赛2019赛季总决赛”。

  “选手们屏气、撑弓、瞄准、击中靶子,一气呵成。”除了我国的选手,此次比赛还吸引了来自意大利、美国、西班牙、捷克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同场竞技,“既有60来岁的爷叔,也有10岁出头的小囡”,一共有520名选手参赛。据嘉定区弹弓竞技运动协会的工作人员介绍,上海国际弹弓邀请赛暨CSCC弹弓俱乐部冠军联赛2019赛季总决赛是目前世界范围内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的弹弓竞技运动赛事。

  玩弹弓也能参加国际邀请赛,那么究竟是哪些人在参加弹弓竞技比赛?这些人与弹弓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作为一位有着11年“弓龄”的资深“弓友”,38岁的郑仁在此次“上海国际弹弓邀请赛暨CSCC弹弓俱乐部冠军联赛2019赛季总决赛”中取得了第81名的成绩。

  “还是紧张,一打比赛我就紧张。”对于自己的表现,郑仁并不满意。他坦言,自己的技术没问题,只是心态没有调整好。

  说起与弹弓的不解之缘,郑仁说,这得追溯到他的孩童时期,那时,他对射击项目就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与热情。

  上小学时,郑仁偶然从他小舅舅的抽屉里翻到了一个树枝做的弹弓,可是没有皮筋。这点“小问题”没有难住郑仁,来到学校后,他向女同学借来几根扎头发的橡皮筋,再捡几颗香樟果做子弹,“就齐活了”。

  然而,弹弓还没玩几天,这个“危险的玩具”就被老师发现并通知了家长,在被父亲狠狠教育一顿后,弹弓也被封了箱。到了五年级,学校开设了气枪兴趣班,郑仁得知后,二话没说立即报了名。

  每到周末,他都会准时出现在学校的训练室,由于“端枪”动作必须要练习很久,所以一天下来,手酸脚麻,也开不了一枪。

  “喜欢就不会枯燥。”郑仁说,当时几个同龄的小孩都很痴迷,在那种氛围下,没人会喊累,并且父母也很支持,这项运动既能锻炼身体,还能提升专注度。

  可是好景不长,一年之后,气枪遭到严格管控,兴趣班也被停了,但郑仁的兴趣却没有因此消磨掉。

  2008年,27岁的郑仁无意中在网上看到有人在卖弹弓,这份藏在心底的记忆瞬间被唤醒。

  当天,郑仁就下单买下了第一把真正属于他的弹弓,弹弓名为“落雁”,花了88元,“本来是想着随便玩玩,没想到一下就‘中了毒’”。

  自从买了第一把弹弓后,郑仁经常上网逛一些弹弓论坛,不仅提高了技艺,还认识了不少“弓友”。一来二去,同在上海的几个人在网上熟络以后,也会相约线下“切磋”一番。

  “偶尔大家弄个小范围的竞技比赛。”郑仁说,他们的聚会都是选择在人少、空旷的郊外,因为安全一定要保障好。

  得益于小时候练气枪的“童子功”,郑仁的弹弓技艺在“弓友”圈里算得上佼佼者,进而走上了竞技弹弓的道路。

  2013年,郑仁和几名上海的“弓友”报名了在宁波举办的一场比赛,总共有80多人参赛,比赛在一个仓库中进行,大家分别射击10米、15米、20米以及30米外的易拉罐,每轮10发子弹,击中易拉罐数量最多的前20人进入决赛。

  “当时手都是抖的。”回忆起首次参赛情形,郑仁依然很兴奋,遗憾的是,这次比赛他止步于20强。

  “我的目标是拿第一。”回到上海后,郑仁并不甘心,不仅经常逛论坛“取他山之石”,精进技艺,同时还加大了自己的训练量,有时候拉起靶布,挂好靶纸,一练就是一下午。

  仅仅过了一年,郑仁的目标就得以实现。在2014年的全国弹弓联赛中,郑仁从300多人的参赛选手中“弹”出重围,夺得冠军。

  得偿所愿后,郑仁的压力却没有减轻,因为在今后的比赛中,他又多了一层捍卫荣誉的使命感。如今,小到弹弓俱乐部的月赛,大到全国举办的联赛,郑仁已经拿过十多次冠军。

  十多年来,陪伴郑仁“出征”的弹弓换了一把又一把,当初的“落雁”弹弓,如今早已换成更加契合自己手型的定制弹弓。在郑仁的家中,还有130多把不同材质、不同形状的弹弓。对于他而言,弹弓和文玩一样,都是收藏品。

  在训练比赛中,郑仁喜欢用钢木结合或纯钛合金制成的弹弓。而作为收藏品,郑仁则会挑选一些名贵的材料来做弓。

  印度的小叶紫檀、美国的沙漠铁木、黄杨木、桦木……哪种木材密度高,哪种木材手感好,哪种木材的分叉更合适,郑仁的心中都一清二楚。

  “材料的纹理、颜色,工匠的手艺,都很讲究。”郑仁一手拿着紫黑色的小叶紫檀弹弓,另一只手顺着木材纹理慢慢滑动着说,这把弓是他专门请四川的一位木匠制作而成,对方的手艺在“弓友”圈里有口皆碑,要找他做弓必须得排队。

  “这人最牛的地方,就是你完全看不见木材上的封口痕迹。”为了做这把弹弓,郑仁足足等了半年多时间,拿到成品的那一刻,“开心死了”。

  在郑仁的收藏里,有一把弹弓的长度还不足5公分,总体只有普通弹弓一半大小。他说,这种弓形是宁波的特色,当地很多“弓友”会用它来比赛,但对没用习惯的人来说,不够方便。

  除了材料,弹弓的形状也五花八门,有类似羽毛球握把的“八棱柄”,有像黄蜂屁股的“蜂尾柄”,还有宁波当地独有的短小弓型。为了收集各式各样的弹弓,郑仁一共投入了10余万元。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新鲜血液”开始加入“弓友”圈,有70多岁的退休老大爷借弹弓来锻炼身体,也有10多岁还在读书的学生借弹弓劳逸结合,甚至女选手也多了起来。但总体而言,弹弓还难以撕掉“冷门”“小众”的标签。

  即便这个“江湖”有点小,郑仁依然不敢自诩为高手:“弹弓是个江湖,高手如云,一山还比一山高嘛。”

  “我比赛没打好,会失落一整天,但是第二天斗志就回来了。”郑仁说,在弹弓的圈子里待久了,他发现有的人玩着玩着就去玩别的了,能留下来的人都是真正的热爱,他自己这么多年来从没想过放弃这个爱好。

  目前,弹弓比赛大多是俱乐部或者弹弓协会在举办,郑仁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有一天弹弓也能成为运动会里的正式比赛项目。

  由于弹弓本身所具有的危险性,时常会令人感到不是那么安全,而现实中发生的一些案例,更是加剧了人们的这种担忧。

  2013年1月4日,上海某幼儿园2楼活动室玻璃窗惊现9个小“弹孔”,最终确定肇事者是一名正在读高三的学生。肇事者称,看了“中国达人秀”中的弹弓表演,引发了对弹弓的浓厚兴趣,便把房间窗户对面的幼儿园当成了晚间训练的“靶场”。

  2018年3月11日,轨交4号线一辆行驶中的列车,车厢的一块玻璃被异物击中出现裂痕。刑侦技术人员介入后,最终在虬江路某小区内抓获涉案嫌疑人——一名15岁的在校初中生。据其交代,他系从11楼家中窗户,使用弹弓向正在运营的地铁列车弹射钢珠。

  2018年12月,51岁男子尚某用弹弓不慎射中了数十米开外一位邻居,导致61岁的被害人包先生一只眼睛失明。尚某自称,当时是准备用自制的弹弓打狗。

  对此,警方多次提醒,弹弓存在不可忽视的危险性,若使用弹弓损坏公私财物或伤害受保护的鸟类等野生保护动物将受到法律制裁。

  作为上海市唯一一个弹弓协会,上海市嘉定区弹弓竞技运动协会也制定了多项措施,对弹弓初学者施以正确引导,比如不能在公共场合“开弓”,必须在专业的场地和保护措施下训练等。

  嘉定区弹弓竞技运动协会会长、CSCC弹弓俱乐部冠军联赛组委会主任邱爱华表示,针对8至16岁的青少年,协会还要求只能用泥丸、胶丸作为子弹,而且皮筋只能用威力最小的种类,训练时也必须放置靶箱和挡布,以确保安全。在邱爱华看来,弹弓这个项目“堵远不如疏”,如果不去引导反而更加难以约束。

网站首页| Robots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1 FuYuan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泰好博国际|泰好博官网首页 2010 版权所有